转:每天都诅咒这城市,却从未离开

Published on 2014 - 11 - 12

有人说,地下室是北漂者的炼狱。从外地到北京,从地下室走向地上屋,这是许多北漂者的奋斗足迹,就像从奴隶到将军。

这里什么人都有,成天喝醉酒的落魄者,外地求学的大学生,怀揣明星梦的年轻人……地下室,是北京特有的风景线。那群男孩女孩,带着貌似成熟的幼稚,带着各式各样的理由,聚在地下室。比较幸运的人,后来搬到筒子房、住进小区、拥有别墅;而不幸的人带着疲惫和失望踏上来时的路 ……
地下室是很多北漂一族最初的落脚地,住在这里的人都怀揣着最少的钞票、最多的梦想。他们梦想着有一天能离开这个黑暗封闭的小房间,然后买楼房最顶层的一套房,从此潮湿的被子再也不用拿出去晒太阳,而自己每天起床不是被闹钟吵醒,而是被阳光唤醒……

像很多“北漂族”一样,地下室成了脑海里抹不掉的记忆。那时候,我以每月300元的租金,在北4环附近租了一间地下室,里面空气不流通,而且不能做饭,一日三餐只能在外面对付。在这以前,从小到大,我没吃过什么苦。进北京后住起了地下室,让我非常委屈。父亲知道后给我写了一封信,这是让我落泪的一封家书。

4年前,我“带着梦想”、简单的行囊,以及各种证件,只身来到了北京。此前,生活在小镇的我,对首都充满色彩斑斓的想象。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少“混”在北京的人,怀揣着像我一样的梦想。但大多数人普遍看重的是,北京是一座有文化底蕴的、高素质的城市,是一个充满了各种就业机会、有无数选择的理想漂泊地。只要自己“肚里有货”,不愁找不到工作?……
不是很喜欢北京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车。也许是习惯了小城市的恬静与悠闲,感觉对北京的生活是这么的格格不如,在北京工作的第一天下班,外面已经亮起了路灯,公交车站牌好象永远都是挤不完的人。坐在300上,不能是坐应该是站在300上,缩在人群中间,根本就不需要扶任何东西你都不会倒,随着晃动的汽车一前一后心理变的很难受,一种莫明的孤单涌上来,偌大的北京,拥挤的人群,却找不到一个属于我的朋友,突然很怀念过去那种悠闲的日子,上班也不累,周末去大学踢踢足球,还可以和公司的、大学宿舍同学去三里屯喝酒K歌。回到自己的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还得吃点什么东西!

我知道自己很不男人,不该如此伤感,可能是不习惯北京的节奏吧!北京漂着很多象我这样的人,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吗?应该说只是为了能够有份工作,让自己有足够的钱去生活,生活湮灭了我们的梦想,飞的更高,怒放的生命这样激奋的言语只能永远存在歌词和深深压抑在自己的心中,我们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生活根本没有选择。

初次注意到北漂,全由“安妮”拜赐,原来北京生活着这样一群人,还有很多住在阴暗的地下室,拿着几百块钱的工资,完全没有这样那样的保险,还要承受着北京人歧视的眼光。我认识一个北方的小姑娘,人很好也活泼,她说她的哥哥是在北京卖风筝的,我当时以为是自己租了个店或者是在风筝店里打工,她说不是看她吞吐的表情我就没有在问了。一次见到她哥,孱弱的身体,被太阳晒的黝黑的皮肤,一看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我这才明白她哥哥就是拿着很多风筝顶着毒日在天桥上卖,城管一来撒腿就跑,挤在一个狭小的地下室过的工作,有失业保险吗?有医疗保险吗?答案是肯定的。她的哥哥已经三十了,她告诉我她哥哥之前有女朋友的一个从老家来的谈了四年的女朋友,她说那女的很好两个人在一起时也很快乐,她哥哥从来不让女朋友做饭,家务全是自己做,很疼很爱自己的女朋友,可是因为她哥哥没有房子,过的又是这样的生活她才离开了她哥哥,生活总是这么的现实,爱情在金钱面前又显的这么的苍白无力,我可以感觉的到她哥哥内心的疼痛与无奈,他又该如何选择,选择北漂就是想让自己心爱人能过的好一点,但是北漂的生活她却选择离开了他,只是单单的几瓶廉价的啤酒让他大醉了一场,第二天,天桥上还是那个卖风筝的男子在风中吆喝。他们又是过的怎样的北漂。我很庆幸自己能过的好一点,有着体面的工作,但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外地人,虽然人在北京,北京永远不属于我,一个充满喧噪的城市,找不到一丝宁静的感觉。

北漂你们会漂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能在北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不再是租房?或者什么时候你才能回到生你养你的家乡,陪着你日渐衰老的双亲。我知道北漂也想回家,但心里有很多无奈,家是一个温暖的地方,但选择了离开家乡,温暖就不在属于我们,只有春节时才能体会到那种久违的温馨,也就短短的一星期,就带着家乡的气息又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漂下去吧,在北京永远找不到方向!北京不属于我!

但我们要快乐的活着!祝福所有的北漂能早日有个自己的家!

“即便生活压力如此之大,私人领域如此局促,但北京依旧是流动人员的理想漂泊地,不少外地人就像着了魔一般迷恋北京。”

“我每天都在诅咒这个城市,却从没想到过要离开。就冲着职能部门的办事效率和服务,我也不离开北京。”我喝了一口茶,惬意地说 ……